华艺网—欢迎您的访问

 

入会申请  设为首页  加入收藏    

   栏目导航

   精彩图片

 
送别蓝天野,深情忆往事
发布时间:2022-06-15 16:16:34 作者:王润 来源:北京晚报 文字大小:[][][] 浏览次数:28次

6月14日上午,北京人民艺术剧院表演艺术家蓝天野告别仪式举行,北京人艺的同事及亲朋好友送他最后一程。

濮存昕、冯远征、万方等人回忆起与蓝天野老师相处相知的过往无不心怀感激,对天野老师的人品艺品更是满怀敬意。

濮存昕

他是我进入人艺的领路人

“天野老师是我的恩师,没有他,我进不了人艺。”一提到蓝天野,濮存昕就充满了感恩之情,他回忆自己当年在空政话剧团,一度很受挫,没想到蓝天野主动请他演了一个角色,这给了濮存昕很大的鼓舞。

“作为人艺子弟,这是我多年梦寐以求又不敢说出来的事啊!”濮存昕至今记得当时蓝天野坐在沙发上和他谈戏的样子,“他说,剧本叫《秦皇父子》,郑榕老师演秦始皇,他认为我适合演长公子扶苏。当时我很惶恐,人艺那么多演员,为什么一定要请我演?但天野老师说他看过我演的《周郎拜帅》,认为只有我合适。”这件事当时在人艺引起了许多人的反对,“面对议论与阻力,天野老师不为所动,力排众议,坚持要我演,并且表示‘否则我就不排了’。”最终,人艺同意借调濮存昕进剧组,并且批准了濮存昕调进北京人艺的申请。

在濮存昕心目中,“天野老师是有高级趣味的人。”濮存昕表示自己一直钦羡天野老师的风度与气质,“他是在一种境界中生存着。包括他的画、他的字、喜欢玩的石头,他有那种物外真游的性情。”

蓝天野患病后,濮存昕曾为其到处求医。今年3月6日,蓝天野出院回家,濮存昕还到家中亲自给他理发。理发后精神不少的蓝老高兴地发了条朋友圈。这也是濮存昕最后一次见到蓝老。对于天野老师的离去,濮存昕觉得“非常圆满”:“他走得很安详,就像演出的结束,应该获得掌声。这是他的修行到了,我觉得真是特别圆满特别好。”

冯远征

多年后的“致歉”让我感动

冯远征并没有跟蓝天野在同一部戏中合作过,但是1986年,夏淳导演让24岁的他饰演《北京人》中的曾文清,之前这个角色是蓝天野饰演的,冯远征很想找天野老师请教,但又不敢直接找他,“终于有一天碰见天野老师,才斗胆跟他表示:‘我是学员班的冯远征,这次夏淳导演让我演曾文清,想跟您请教一下,您当年演曾文清的体会。’他就似看非看地看着我,也不说话。等他收拾完东西,准备走的时候,回头看着我说了一句:‘没什么可说的啊。’”冯远征当时也不知道说什么好,但在心里有了个小心结。“过了若干年,再排《哗变》的时候,请教朱旭老师该怎么演,朱旭老师也不跟我们讲,他说:‘我不能给你们讲,因为我的理解不一定是你的理解,我的阅历和我对这个角色的认知跟你不一定一样,我只能给你讲当时导演都有什么要求,但不能讲我是怎么演的。’我一下就有点明白了。”

后来,有一次冯远征到电视台做节目,天野老师也在,冯远征就讲了曾经向他请教但是没有得到答案的往事,天野老师立刻诚恳地对冯远征表示:“我不记得这个事了。但我不希望我说的话会影响到你,所以不愿意说,也不能说。但是我想给你道个歉。”天野老师的态度让冯远征特别感动:“他和朱旭老师的做法也影响了我,我在给年轻人排戏的时候,也不会去跟他们讲该怎么表演。”

冯远征当了演员队队长之后,因为学员班培训的事情找到天野老师,希望他能给学生上上课,天野老师表示必须支持。“每次他给年轻人上课,我也坐在那儿听,我觉得也是一个了解他的过程,同时能从他身上学到很多关于表演的认知和观念。”

万方

专门为他写了一部《冬之旅》

剧作家万方小时候经常跟着父亲曹禺去剧场,常常见到蓝天野。上世纪70年代末,北京人艺排演《王昭君》,蓝天野演呼韩邪单于,他的妻子狄辛演王昭君。万方至今记得蓝天野在剧中有一段呼韩邪单于悼念亡妻的独白,“这段独白蕴含的情感非常独特,我被这种深情打动了。他的声音是从心里流淌出来的,节奏和情感的表达是那么直接、真诚。他不是扮演,是他真的从心里发出的声音。”1992年,万方看老版《茶馆》最后一场演出。“天野叔叔演的秦二爷,那精气神真是非一般人能达到的,当时他已经65岁了,但出场时设定的是意气风发、正当盛年,充满了一种放射到整个剧场的光,那种生命力的光一下就打到我心上了。”

蓝天野离休后重回舞台再放异彩,两人接触又频繁了起来。“我们经常一起去看各种不同风格流派的戏,他酷爱京剧,也愿意看国外的戏,还很爱去小剧场看年轻人的演出。他永远有一颗接受汲取的心,对于一切他所看到的,他的心都是敞开的。哪儿有戏,他都要去看,时间排得可满了。”一次看戏时,蓝天野突然对万方说:“你能不能给我写一出戏?一出两个老人的戏。”万方很惊喜,于是,写了从一位老年人的角度回望人生的话剧《冬之旅》。万方说,《冬之旅》对自己的创作也有很大的提升,“如果没有天野老师,我的戏剧创作不是现在这个样子。”

万方最后一次见到蓝天野,是2020年看他再演话剧《家》。“那时天野老师已经93岁。谢幕的时候,他对观众深深鞠躬,他对舞台的热爱,观众对他的热爱,我都能感受到。”本报记者王润

上一篇:原创音乐剧《赵氏孤儿》下周登陆南京
下一篇:当代流行音乐要坚持人民创作导向

网站首页 每日一星 艺苑故事 艺术家融媒体 艺术顾问 星光灿烂 艺术教育 联系我们 艺考直通车

地址:北京市海淀区温泉辛庄北口170号   电话:010-52875082  信箱:cnartist@126.com 
Copyright © 2007-2014 网站设计:搜扑互联